快捷搜索:

全市170所闲置学校亟待盘活

2018-06-20 19:02栏目:娱乐资讯
TAG: 江伟良

  不少学校被撤并后,完全闲置,野草丛生,很是可惜。图为被闲置的恩平市圣堂镇原龙塘小学。江门日报记者赵可义摄

  原永美学校中学部被撤并后,出租给一家蛋品加工厂,租金用来偿还所在村一所小学的欠款。江门日报记者赵可义摄

  近年来,全市开展中小学校布局调整工作,撤并了部分规模较小的“麻雀学校”。撤并后,不少这样的学校原址成了闲置资源。据统计,目前全市共有被撤并学校867所,撤并后完全没有被使用的闲置学校共170所,占19.6%。我市该如何充分利用闲置学校,促进社会事业和民生发展?盘活闲置学校有哪些困难?该如何解决?上月初,市人大常委会开展了有关调研活动。

  走过一条约300米长、2米宽的石子路,建筑物二楼外墙上的“洪羡中学”四个字映入记者眼中。然而,用深棕色油漆粉刷的这四个大字已经明显黯淡,旁边“朱正贤题”四个小字也同样如此。透过学校生锈的铁门缝隙往里望去,曾经洋溢朗朗书声的校园如今已被遍地近1米高的杂草充斥着。斜对着校门的一间教室,门框与门之间的一张蜘蛛网暗示着——这门已许久没有关上。窗户上多数玻璃已经碎了,那些没碎的玻璃上面也覆盖了厚厚一层灰。

  上世纪80年代初,整个台山掀起了一股华侨捐资办学的热潮。原洪羡中学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旅外企业家朱正贤先生于1983年独资捐建的。此后10多年的时间里,得益于该校的创建,当地甚至附近一带的小孩读书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随着历史进入上世纪90年代末,全省大规模中小学布局调整及城镇化的起步,使得该校于2000年左右列入撤并名单。学校撤并之后,原洪羡中学一直闲置。因捐建人不同意将学校改作非教育用途,10多年来,原洪羡中学一直处于完全闲置状态,单是雇人看护已经花费了10多万元。

  在台山,截至目前共有357所闲置学校,大部分出租办厂或作公益用途,但仍有60所完全闲置。而原洪羡中学,正是这60所学校其中之一。

  上月初,市人大常委会组织部分市人大代表就我市闲置学校如何利用展开调研。调研中发现,不仅在台山,在鹤山、新会、开平及恩平,因撤并而致完全闲置或未作其他用途的学校也分别有4所、36所、45所及22所。

  仍以台山为例,由于侨捐校产的用地基本上是由当地村委会或村民小组提供的,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导致学校撤并后出现产权争议。另外,大多数侨捐学校的资金来源复杂,捐建人通常不止一名,还有的由当地村民参与共同出资兴建……种种原因均导致撤并后学校资产的归属争议较大。

  “上世纪80年代,镇、村级学校出资途径多样化,有村集体、也有华侨捐资,土地应是集体的。学校撤并之后,产权归谁,很难确定。”江海区教育局局长禹健平在调研中就这样认为。

  不仅在台山,其他市、区撤并后学校完全闲置,也多数是这个原因。以开平为例,该市因布局调整而被撤并的学校共有154所,闲置的有45所,其中产权有争议的有27所,占到60%。

  “有效处置闲置学校关键在于产权归属。大多数中小学校自建校至今都没有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如果要进行处置,村里主张所有权归村委会,教育主管部门和镇政府认为,校园校舍也有国家投资,产权不能完全归村。”新会区副区长谢惠雯指出双方的争议所在。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部分市、区相关负责人认为指出:“当务之急是要明晰产权,解决产权归属问题,然后根据有关法律法规,按规定的程序为权属单位合法申请补办土地、房产等有关权证。”不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涉及面太广、村民意见征询难、“两证”补办难度大等因素,都影响了闲置学校处置工作的开展。

  恩平市教育局局长梁国光坦承,由于闲置学校校产处置问题过于复杂,造成部分学校资产被搁置或被当地村委会强行出租,造成部分国有资产流失。例如恩平市恩城镇某村委会,将该村合并后闲置的小学租给一餐饮店,租约40年,年租金1.5万元,每年递增。“这简直是赠送,学校这么好的环境,我每年出2万元,租给我吧。”一位市人大代表如此调侃道。

  据了解,恩平市共有被撤并学校117所,其中撤并后用于出租的有89所,这些学校校舍出租收益用于教育的只有7.77万元。

  “希望上级主管部门研究制定有关闲置学校处置的政策和指引措施,形成统一的处置依据和标准。”采访中,记者听到不少这样的呼声。

  鹤山市副市长江伟良更是建议,应该制定对闲置学校办理土地证、房产证的优惠政策、甚至是免费政策,以便于明确闲置学校的权属。他还建议,应统一规定,处置闲置学校的收益全部用于布局调整后保留学校的建设与发展。

  “各级政府要进一步规范管理,出台可操作性强的指引性文件,在闲置学校重新利用方面作出原则性的规定,做到处置过程中有章可循。”市人大代表、市第九中学校长骆昌云表示。

  作为全国知名侨乡,闲置学校中有很多侨捐校产。台山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建议,政府对撤并的侨捐学校,在征得捐赠人同意后,可以采取置换的形式,在政府投资的公益性项目中给予重新命名。这样既维护了华侨港澳同胞捐资办学的荣誉,又有利于对闲置校产进行优化处理。他还提出,针对大量闲置的侨捐校产,政府应每年拨出一定数量的专项资金,用于闲置校舍进行日常维修和管理费用。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有不少闲置学校,被盘活后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参照青少年活动中心,有些市、区将闲置学校改为村民活动中心,如新会区崖门镇原旺冲小学。对于盘活后的用途,开平市建议,可将闲置学校改作农村图书室、村级医疗室、党团员活动室、文化活动中心等公益场室。也有人建议,为解决个别镇政府和村委会办公场所相对不足的问题,可以将部分闲置学校用作镇政府或村委会的办公场所。

  记者了解到,部分曾经闲置的镇、村学校,如今已成为当地农村小孩在节假日的新去处。在鹤山市桃源镇龙都村,曾经的民龙小学如今已改作当地青少年活动中心。这里开设棋艺、舞蹈、武术、书画、乒乓球、舞狮及电脑等兴趣小组,并深受当地孩子的喜爱。该中心的一角还成为龙都村村民跳百姓健康舞的场地。“不止我们村,隔壁村的村民有时也专程跑来我们这跳舞。”随同调研的一名当地工作人员说。

  而在曾经的台山市四九镇昌平学校,目前已经成为台山市青少年的科学知识教育基地。在该基地内,孩子们可以制作陶器,可以走进“海底世界”,可以触摸“原始人”,更可以亲身体验“地震”、“火山”的爆发……基地的工作人员何荣添表示,就连江门市区也有一些家长慕名带孩子前来体验。

  位于鹤山市桃源镇旧325国道旁的钱塘幼儿园,原来并不在这个位置。直到2010年,因桃源镇原龙门小学撤并至市中心小学,占地3500平米的原龙门小学才成了钱塘幼儿园的“新家”。办学条件提升后,侧重英语及艺术教学的钱塘幼儿园于2012年底被授予“江门市一级幼儿园”称号。

  如今走进钱塘幼儿园,校舍外壁粉刷出的黄、粉、红、黄、绿、紫等色让人丝毫察觉出这里曾经是一所小学。“刚创办时只有40多名学生,如今我们这里已经有450多名学生了。”钱塘幼儿园园长胡敏妍告诉记者。

  闲置学校改作幼儿园发挥良好成效的,还有位于新会区三江镇的三江幼儿园。据了解,该园于今年1月获得“江门市一级幼儿园”称号。

  3年前,台山市四九镇南村原华侨学校因撤并而闲置。2010年,市美协主席吴锐鸿在家乡发现了南村这一保留有侨乡文化风貌的村落,于是与南村村委会达成协议,决定把闲置的学校改建成一个“艺术部落”。据介绍,这里将在本月底正式投入营运,届时将成为我市第一个艺术家聚集区。

  随着第一期工程的竣工,原华侨学校的教学楼已经改建为“艺术部落”的主体。共计16间的艺术工作室均由过去的教室改建而成,分为国画、油画、版画、雕塑、水彩、漆画以及摄影、小型影视等多种艺术类型的创作室。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主办方特别设置了一间陈丹青工作室。工作室里摆放着吴锐鸿的作品、资料,以供进驻的艺术家们进行研究。

  “我们的设想是,把这里建成广东省乃至国内外著名画家进驻的艺术基地,让艺术家们在此尽情地画画、摄影,并成为其作品拍卖、销售平台。同时,我们也为本地艺术家提供与大师们交流,接受培训的机会。”吴锐鸿说。

  以开平为例,去年有103所闲置学校用于营利性出租;而在台山,这一数字为248所。出租获取的收益如何分配?或者说,闲置学校盘活后,收益该如何分配?成为市民十分关心的话题。

  开平市赤坎镇原永美学校中学部建于1986年。撤并后,学校被租给一家蛋品加工厂,租金全部用于偿还当地一所正在使用的小学欠款。“赤坎镇华侨比较多,助学氛围比较浓厚,根据开平市的相关文件,我们镇出台了指导意见,引导村委会以教育优先为原则,将这部分租金收益用于奖学助困。”开平市赤坎镇副镇长张慧燕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教育优先”成为大家一致的观点。市人大代表骆昌云表示,盘活闲置学校要坚持优先发展教育的原则,在其租金或其他获益中,至少有50%用于反哺教育;还要坚持优先发展公益事业原则,用于农村青少年活动中心、幼儿园、养老康复中心、成人教育、民办学校等公益性事业。

  长期从事教育业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叶一鸣在调研中也表示,闲置学校等教育资源的整合,不是出租了事。学校撤并后,在学生得以享受更好教育条件的同时,也应看到有,些学生上学距离远了,上学负担重了。有些学生家长甚至自发租车,方便孩子上学。能否把租金等收益用于这些孩子,让这些孩子上学更便利。

  “鹤山市大部分闲置学校的出租收益用于辖区内学生乘车车费补助和奖教奖学。”江伟良说。目前,鹤山市因中小学布局调整形成的闲置学校共63所,其中有47所出租用作仓库、厂房等。

  在如何推动闲置学校资源再利用方面,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吴振鹏始终坚持“关心民生”之原则。他认为,闲置学校可以改作青少年活动中心,也可以改造成养老康复中心。同时,他还设计出一个“理论模型”:在养老康复中心建设方面,通过“五年成型,十年成熟”,努力提升我市养老服务,增强市民幸福指数。

  “出租或用做其他用途得来的收益有没有监督,用于村教育资金有多少,这一点要清晰。”市人大代表、五邑大学基建处副处长曾晖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