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名字的故事】爷爷、母亲、算命先生我的名字

2018-04-12 11:27栏目:星座运势

  母亲生下我三个月,就把我托付给奶妈,后来奶妈没奶,爷爷奶奶接过去抚养。直到我七岁,才被迫离开爷爷奶奶,被父亲“绑架”到母亲身边,当年母亲在一所小山村教书。之前,我一直把奶奶当作母亲一样的角色,与生我的母亲关系却疏远了,以致到她身边之后,我就是不肯叫她“妈妈”,不习惯,叫不出口。

  在爷爷奶奶身边,我的名字就由爷爷做主。我堂哥名字的前一个字都是“仁”,有叫“仁奎”的,有叫“仁彪”的,有叫“仁义”的我呢,就有了大名“仁通”。这个名字,现在想想,还真气象万千。“仁”代表天、地,指做人要效法天地。三代表天、人、地三才,仁字从二不从三,即要化掉人心,只怀天地心,以天性善良、地德忠厚的心来为人处事,即有博爱心、包容心,自会产生仁爱心,这是个人自我提升之道。“仁”与“通”结合,这境界就更高了。可惜啊,这个名字我好像一直都没有用过,在上小学之前,也就是我被父亲“绑架”到母亲身边之前,所有的人都叫我小名“伟儿”,一直到现在,我已经过了不惑之年,我父母和老家的乡亲都还是叫我小名。

  上学了,我本该启用我的大名“潜仁通”了,可是我母亲与我奶奶之间关系不好,就是所谓的“婆媳矛盾”,像永远解不开的疙瘩,我母亲痛恨公公婆婆,顺带也痛恨上我的“大名”,因为我的大名是爷爷奶奶做主的。于是,我母亲就自作主张,硬是把我的大名改为“潜海龙”,就是我现在用的名字。

  记得上初一的时候,在外公外婆家,母亲请一个算命先生给算了一卦,说我五行缺木,类似于鲁迅在《故乡》中写闰土的名字来历一样(闰土是五行缺土),于是算命先生做主把我的名字改为“潜杨州”。不过这个名字我后来没有沿用下来,记不清是什么原因了,可能是改名字比较麻烦吧,也许是我母亲更钟情于她自己帮我取的名字吧,反正“潜杨州”很快成了我的曾用名。

  对我的大名,很多人认为如雷贯耳,很有气魄,实际上我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名不副实。于是,有人就说我的姓与我的名组合在一起,意味着我一辈子只能潜在底下,飞不起来。每逢人生不如意的时候,我也会生出这样的怪念头来:我妈用姓名来压制我,让我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七岁被父亲“绑架”到她身边之后,我一直想法设法逃出她的手掌心,有一次曾经翻山越岭逃回爷爷奶奶家,很快又被“捉拿归案”,如此反复多次。

  高中毕业高考没结束,我就离家出走了,从此总算摆脱母亲的控制。后来我从民工成长为教师,立业成家都不依赖父母。走到今天,再回头看看,真要感谢我母亲小时候对我的“虐待”,现在回想起来那何尝不是一种魔鬼式的训练,造就了我今天吃苦耐劳的品性。

  今天,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冒泡者比比皆是,能够潜心做事的人少之又少,我就常常用自己的姓名来提醒自己。